比生化2的暴君還恐怖?這股黑“鵝”勢力是如何征服世界的

比生化2的暴君還恐怖?這股黑“鵝”勢力是如何征服世界的

來源TGBUS原創作者褲褲2019-10-21

向黑“鵝”勢力低頭

《無名之鵝》(Untitled Goose Game)才剛剛發售一個月,玩家們的惡搞行為就已經遍布網絡,新的靈感還在源源不斷地出現,就比如把《生化危機2重制版》中的暴君換掉,讓這只可惡的鵝追著玩家們到處跑。

比生化2的暴君還恐怖?這股黑“鵝”勢力是如何征服世界的

各類腦洞的作品也不少:

比生化2的暴君還恐怖?這股黑“鵝”勢力是如何征服世界的

比生化2的暴君還恐怖?這股黑“鵝”勢力是如何征服世界的

比生化2的暴君還恐怖?這股黑“鵝”勢力是如何征服世界的

比生化2的暴君還恐怖?這股黑“鵝”勢力是如何征服世界的

《無名之鵝》(Untitled Goose Game)是由4人組成的澳大利亞開發小組House House發售的獨立游戲。意外地,該作在發售后迅速走紅,并在10月初打敗了任天堂第一方游戲《塞爾達織夢島》,成為美國eshop暢銷游戲的第一名。

由于老E、逍遙散人等各大UP主對《無名之鵝》的視頻介紹,還有B站、斗魚等直播平臺掀起了一波“鵝”潮,這款游戲在國內聲明大噪,在國外的知名度更是超出了游戲行業,名模克莉茜·泰根,美國朋克樂隊“眨眼182”的貝斯手馬克·霍普斯等都是它的忠實粉絲。

比生化2的暴君還恐怖?這股黑“鵝”勢力是如何征服世界的

Rudeism發明一套專屬控制裝置,而且披上了鵝偽裝

更奇特的是,《無名之鵝》與它的開發者獲得了PETA大獎,PETA是全球最大的動物保護組織,而它的獲獎理由很簡單:“向玩家展示了鵝是有獨立情感、欲望和需求的”。

比生化2的暴君還恐怖?這股黑“鵝”勢力是如何征服世界的

“鵝”的成功有幾個關鍵因素,首先它夠便宜,在eshop是1980日元,美服為15美元,Epic商店的售價為19.99美元,另外游戲本身體量很小,適合在社交媒體上病毒式傳播,而這種扮演“壞人”去惡搞人類的玩法一直都很受歡迎,比如《山羊模擬器》,還有年代更為久遠的《整蠱鄰居》系列等。

但“鵝”還不太一樣,它溫和的畫面和可愛的鵝叫聲讓游戲看起來十分治愈,而且自由度也很高,玩家整人的想象力能夠得以充分發揮。另外在游戲經常與暴力因素掛鉤的當下,《無名之鵝》的走紅并沒有引起相關人士的反感。

《華盛頓郵報》曾這樣形容它:“《無名之鵝》是一種安全的、可被社會大眾接受的一種減壓方式”。而《洛杉磯時報》在一篇文章中表達了對這款游戲的喜愛:“......我非常高興有一款能夠消除暴力和槍支的潛行游戲!謝謝你..........”

鵝的想法是從哪里來的

《無名之鵝》不是那種快速成型的游戲,早在2016年的時候,House House的幾位開發者在推特上第一次談到了鵝的創意,當時設計師Stuart Gillespie-Cook發了一張鵝的照片,并詢問另外幾個人做一款關于鵝的游戲如何?

比生化2的暴君還恐怖?這股黑“鵝”勢力是如何征服世界的

然而鵝這種動物對于城區生活的人來說非常陌生,可對于那些了解鵝的人就不一樣了,他們大多很懼怕這種動物,這種認知上的矛盾感成為了開發者尋找靈感的最主要依據,當然,大多還是停留在交談上,游戲依然沒有確定該怎么去做,唯一能夠確定的就是需要一只鵝,并且是人們所害怕的那種。

后來,開發者們試著把人類放進游戲里,讓鵝與他們產生交互,并不斷增加鵝可以做的事情。當游戲有了一定的內容后,他們決定參加2017年的一場獨立游戲活動,并把一段游戲視頻放到了油管上,那時候還沒有游戲名字,所以他們使用了“無名之鵝”作為暫定名稱。

之后這個視頻就火了,而且是作為“搞笑視頻”被廣泛傳播,這個暫定名也就成了正式名稱。

“鵝”能夠在各類人群中受歡迎,其實和當初開發團隊的一個決定有很大關系,在開發測試的時候,開發者請來了很多不玩電子游戲,或者已經很多年不玩電子游戲的人前來測試,他們的反饋促成了如今的《無名之鵝》,一個主要讓非游戲玩家感受到快樂的游戲。

雖然火遍全球,但《無名之鵝》的命運或許和其它曇花一現的游戲一樣,面臨著不可持續的尷尬,但幾位開發者早就想好了這個問題。

“一些商業模式實際上是讓人們盡可能長時間地玩游戲。而對我們來說,我們更關心的是確保人們在玩的時候,盡可能玩得開心。”

比生化2的暴君還恐怖?這股黑“鵝”勢力是如何征服世界的


回到頂部
红球定胆